您好!请 登录 | 注册

远程医疗离我们还有多少远?   逸文

2014-09-15 10:16:40

远程医疗,作为信息和通信技术与临床医学的结合,在解决一些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所面临的挑战、拓宽医疗保健服务获得渠道、增强医疗保健服务水平等方面,正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10 年来,数字化信号取代了模拟通信方式,信息和通信技术的成本迅速下降,全球的卫生保健提供者对通过新方法提供远程医疗服务的兴趣越来越浓厚。像智能手机、云计算、3D 打印、基因测序、无线传感器、超级计算机……这些改变了我们生活的事物,将在医疗领域创新地融合在一起。目前国外远程医疗主要应用于开展远程会诊和治疗,借助电视会议或其他通信系统进行医学服务、医学资料计算机管理和网络化共享医学数据,一些西欧国家已研制并试用包含基本医疗信息的IC 卡,使任何一家联网医院都可以得到有关患者的最新治疗信息。

网络平台(如电子邮件、远程会诊和互联网会议)与多媒体(如数字图像和视频)的应用,在医疗保健的数字化中表现出巨大的活力,演变出两种远程医疗发展模式。

第一种模式主要存在于发达国家的网状医疗系统,即以病人为中心,将基于医院的医疗活动转变为直接面向国民的日常医疗保健。譬如心率、血压和血糖水平监测等生理参数测量仪广泛应用于远程监控患者。这一发展模式缓解了困扰地广人稀、医疗机构分布与人口布局不匹配地区的就医问题。

第二种模式是在全国范围构建远程会诊平台,这种模式是发展中国家的首选。尤其是在低收入国家和基础设施有限的地区,远程医疗应用主要用来连接卫生保健提供者与专家、转诊医院和医疗中心。

美国是在远程医疗领域内发展得最快的国家,据相关调查显示,全美目前大约有42% 的医院建立了远程医疗平台。另据美国远程医学协会表示,目前有超过一半的美国医院开始采用一些远程医疗技术来提供临床服务。

而其中采用率最高的区域,竟然是相对落后的美国乡村地区。不过从远程医疗自身的特点来看,出现这一情况也不足为奇:在边远的乡村地区,医疗服务机构不如城市发达,交通方面也存在着诸多不便,一个病患要想得到来自发达地区较好医生资源的服务,远程医疗无疑就成为了最佳选择。

而中国在远程医疗领域内的发展水平其实已然超过加拿大、日本等国,远程医疗可缓解“看病难”、减少过度医疗,同时也是有效的培训手段,在应对突发事件时优势明显。

1995 年,“远程医疗”这一概念就进入了国人的视野。当时,一封紧急求助信从北京大学通过互联网发往全球,希望救助一名病症罕见、生命垂危的年轻女大学生。10 天内,世界各地近千封电子邮件纷至沓来,刷新国人传统的面对面就医观念:原来足不出户,就可以求医问药。

1997 年, 国内首家远程医疗中心——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301 医院)远程医学中心成立。刚刚起步时,软、硬件的限制比较多,显示设备是一台老式电视机,中心只有两间屋子、两个医生。

随着国内越来越大的远程医疗需求,加上技术手段更新加速,专家资源不断充实,近年来中国远程医疗发展迅速,开展的医院越来越多,而且覆盖了医院越来越多的科室。

在中国“看病难”是一个老大难的民生问题,而目前造成“看病难”的客观原因,是医学人才分配不均。远程医疗的出现,突破了传统就医时间空间上的限制。此外,远程医疗也是有效的远程培训手段,可以帮助基层医生迅速成长。因此在中国需要大力推动远程医疗的发展。

远程医疗对国人最大的优势,就在于远程医疗能够实现远程会诊。目前基层医院医疗设备使用率不足四成,而全国重点医院的医疗设备普遍超负荷运转,远程会诊让更多患者免于路途劳顿,选择在当地就医检查,分散了拥堵在全国几家重点医院的就诊人群,提高了基层医院的就医率和设备使用率。也能让自己的病在远程会诊中经过医生们远程讨论病情,对症下药,使整个治疗过程更加透明、更加放心。

但我们还必须意识到,远程医疗对中国而言还是个青涩的学科。目前医院使用的软件系统不兼容、信息传输讯道不同、应用软硬件不一致,在沟通和交流上已经出现了一些困难,医疗规范与技术标准不统一的问题比较突出。作为远程医疗的支持和依托,专家资源十分重要,远程医疗人员团队需要进一步加强管理。

由此可见,远程医疗要真正接近中国的患者和医生,除了技术、观念等层面上的跟进以外,更多的恐怕是未来在医疗制度和体系上的改变是否能与其相适应。

无论如何,远程医疗技术对于医疗服务的影响已经初显不可阻挡之势,无论是对美国还是中国。同其他任何行业的变革和创新一样,一切真正对用户有利的技术和革新都会最终被行业所接纳,直至反过来影响该行业本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