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 | 注册

夏应“养长”

2014-06-11 15:51:07
 

帝内经》说夏天应该“使志无怒,使华英成秀。使气得泻,若所爱在外。此夏气之应,养生之道也”,意思是说,在夏天要使人的精神像自然界的万物一样郁郁葱葱,蓬勃向上,心情愉悦,切忌发怒,使机体的气机宣畅,这是适应夏季的养生之道。在精神调养上,祖国医学认为“冬季要藏”,“春季要生”,而夏季则要“长”(读zhang)因为夏日炎炎,往往容易让人心烦意燥,心绪不宁,所以夏天更要心情舒畅,精神要充沛、饱满、情绪外向,如万物蓬勃生长一样,这就是“夏养长”,因为只有神气充足,人体的机能才旺盛而协调。

 
 
恬静养神
 

中医认为“得神者昌,失神者亡”。调神摄生,首贵静养。《黄帝内经》说:“静则神藏,躁则神亡。”因此,养神之道贵在一个“静”字,使人的精神情至活动保持在淡泊宁静的状态,做到摒除杂念,内无所蓄,外无所逐。因为在这种状态下,“清净则肉腠闭拒,虽有大风苛毒,弗之能害“,这样有利于防病去疾、促进健康,有利于抗衰防老、延年益寿。

这在夏天的意义很大,有些人是不是有疑问,夏天不是要“养长“吗?这不是很矛盾吗?其实夏天养长是养一种生发的状态,多做户外运动,多与人交往,多想积极开朗的事,这样心情才能畅达;而”养静“就是要心情平静,不急不躁,通过自我调理或户外运动等方式把心中之郁燥热散发出来,正所谓心静自然凉,心宁而神安。

 

情志养生

 

“调情志,重养德”是中医养生理论的重要内容,是养生学不可或缺的,对强健身心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黄帝内经》中级强调:“恬淡虚无,真气从之,精神内守,病安从来?”意思是说,一个人如果能够保持充足精神情绪的恬静、安详,不要有太多的欲望和杂念,体内的真气就会始终保持充足的状态,怎么会得病呢?汉代名医张仲景在《金匮要略方论》中说道“千般疢难,不越三条”,即六淫、七情、饮食劳伤。可见在古代人们就已经认识到了七情不仅是治病的因素之一,而且是很重要的因素,现代医学也证实不良的情绪可以导致多种疾病。所以调养情志是中医养生防病治病的重要组成部分。

 
七情致病
 

中医学将人的情感和心理活动统称为情志,它是人在接触和认识客观事物时,人体本能的综合反应。情志包括喜、怒、忧、思、悲、惊、恐七种情绪,统称“七情”。每个人都会对各种食物表达出自己不同的情感,这是正常的情绪反应。正如《黄帝内经》里说:“有喜有怒,有忧有丧,有泽有燥,此象之常也。”七情的条达与脏腑功能的正常有着密切关联,中医认为霉一个脏腑都对应于一种情志----“心主喜,肺主忧,脾主思,肝主怒,肾主恐”。任何事物都有双重性,一旦情绪过敏,比如突然、强烈、持久的情志刺激,超出了人体的承受范围,就会对相应的脏器造成影响,而产生相应的疾病,故过喜则伤心,大怒伤肝,思虑伤脾,悲泣伤肺,惊恐伤肾。正如《养性延命录》所说:“喜怒无常,过之为害。”故《三因极一病症方论》将“喜、怒、忧、思、悲、恐、惊”正式列为致病原应。

 
喜,指欢喜、高兴
 

愉悦的心情在一定程度上来说对人体是有益的,但是如果是突然的狂喜,就会喜则气缓,即心气涣散。心主血脉,心气虚则不能行血,血运无力导致血液淤滞于心脉,出现心悸、心痛、中风甚至死亡。清代医学家喻昌写的《寓意草》里记载了这样一个案例:“昔有新贵人,马上扬扬得意,未及回寓,一笑而逝。”《岳书传》中牛皋打败了完颜兀术,兴奋过度,大笑三声,气不得续,当即倒地生亡,这些都证实了过度的欢喜对身体有很大的影响,甚至有致命的危害。《儒林外史》有范进少时多次进京赶考,屡考屡败,到五十岁终于中举,由于过度高兴,突然癫狂的故事,这是典型的喜伤心的病倒。至于现代人因为过喜导致猝死的病倒也并不少见。

 
忧,是指忧愁,苦恼
 

人在遇到烦心事的时候适当地忧愁担心无可厚非,但是忧虑太过,表现为终日忧心忡忡,郁郁寡欢,轻者愁眉苦脸、闷闷不乐、少言少语、忧郁寡欢、意志消沉、独坐叹息,重者难以入眠、精神萎颓或紧张、心中烦躁,就会“忧则气乱”,因气机紊乱而导致脏腑功能失调,出现心悸、胃痛、食欲减退、失眠等种种不适。

 
怒,既生气
 

适度的生气有利于气机的宣泄和情志的调畅,对身体是有益的。但是若暴气暴怒,“怒责气上”暴怒伤肝,就会导致肝气不疏,上犯头目,出现头胀头痛,面红耳赤,肝区疼痛,烦躁易怒,甚至打人毁物。或者气急反静,不言不语,俗称生闷气,这更有害健康,重者会因气撅而四肢抽搐,甚至昏厥死亡。《三国演义》中周瑜乃一代英才,文韬武略,英姿勃发,但生性易妒,易气易怒,被诸葛亮“三气”之下,大怒不止而暴毙。

 
思,即思虑
 

有种疾病。中医认为“思则气结”,“有脾在志为思”,故过度思虑最易伤脾气,脾胃运化失职,就会造成食欲减低、胃腕涨满、腹胀腹痛等。《吕氏春秋》有因思伤脾的例子:齐闵王因为思虑过度,损伤了脾胃功能,以致积食内停,久治不愈,后经文挚用激怒的方法,使其气上,促其吐出胃中积食痊愈。现代医学研究证实,长期从事脑力劳动、工作压力过大的人,易患消化道溃疡病,这和中医学“思虑损伤心脾”的理论是不谋而和的。

 
惊,指惊吓
 

正常人若耳闻巨响、目睹怪物、夜做噩梦等都会受惊吓,但是很快就能恢复。心气虚的人受惊后表现为颜面失色、神飞魂荡、目瞪口呆、冷汗渗出,肢体运动失灵,儿童受到过度惊吓可能导致抽搐。由于“惊则气下”,受惊的人还会出现大小便失禁。经常受惊,会损伤人的胆气,使人的胆子越来越小,即使受到外界的一点刺激都会让人心惊胆战,成俗话所说的“惊弓之鸟”。

 
恐,是指恐惧不安、心中害怕
 

我们常将“惊”、“恐”并提,但是二者又不完全相同,惊多自外来,恐常由来生,恐常由惊转变而来。“恐则气下”,“恐伤肾”,恐惧过度消耗肾气,使精气下陷不能上升,升降失调而出现大小便失禁、遗精、滑泄等症,严重的会发生精神紊乱、癫病。

 
悲,是指悲伤
 

遇到难过的事情,因悲伤而哭是人们正常的情感反应。中医认为悲则气散,适当地哭泣可以使郁结之气抒发消散,对身体是有益的。现代医学也证实当人悲伤时流泪可以排出体内的毒素,有益缓解不良情绪,因此,“男儿有泪也要弹”。任何事物都有极限,悲哀太甚或时间过长,则可消耗肺、肾之气,出现气短、心悸、胸闷,在精神上表现为意志消沉、悲观厌世。现代科学证明过度悲伤的人,比其他人更容易得癌症。

 

从以上我们可以认识到过度的情绪反应对身体伤害之大,故《黄帝内经》指出“智者养生”要“和喜怒”,即懂得养生的人要会使七情调和,不要超越情感的极限。“静则神藏,躁则神亡”,只有身心清净,才能精神内守,如果心情浮躁,就会使精气外泄,甚至神气消亡。